Nothing will be change .

我有过多次这样的奇遇,
从天堂到地狱只在瞬息之间;
每一朵可爱、温柔的浪花,
都成了突然崛起、随即倾倒的高山。
 
每一滴海水都变脸变色,
刚刚还是那样美丽、蔚蓝;
旋涡纠缠着旋涡,
我被抛向高空又投进深渊……
 
当时我甚至想到过轻生,
眼前一片苦海无边;
放弃了希望就象放弃了舵柄,
在暴力之下只能沉默和哀叹。
 
今天我才有资格嘲笑昨天的自己,
为昨天落叶似的惶恐感到羞惭;
虚度了多少年华,
船身多次被礁石撞穿……
 
千万次在大洋里撒网,
才捕获到一点点生活的经验,
才恍然大悟,
啊!道理原是如此浅显:
 
你要航行吗?
必然会有千妖百怪出来阻拦;
暴虐的欺凌是它们的游戏,
制造灭亡是它们唯一...

就像当你出门时大雨滂沱,

知道打伞在街上走三分钟也会浑身湿透,

就转身走进附近茶餐厅坐下,

喝一杯咖啡,抽一根烟,

如此愉快如此舒服,当你推门出来

回到街上时看见雨已经停了,

街上被清洗得一干二净,

才惊觉你刚才避过雨。

我们能不能分手不爱了

你习惯生活在当下,但除了现在我们别无去处。

所以趁还不算老,去争取多一些可以失去的东西 ,就可以老得慢一点,老得痛一点,老得深刻一点,老得犹如一张皲裂的树皮,犹如一条干涸的河床。多少缚茧的虫儿爬过几段春去春来,多少洄溯的鱼啊,游过几次潮起潮落。

攀援的凌霄花

最讨厌那种不懂分寸的人。给他三分颜色,他竟开起染坊来,简直和一只深信受宠的小狗一样,爬上膝头来,把脸直往你手里磨蹭,还伸出舌头猛舔你的脸颊。

没有人有义务根据你平庸的现在去推断你辉煌的未来。

直到这一刻,我才想好怎么去反驳付出感绑架感情的理由来。在一段感情里,如果始终只有一个人在付出的的话,那二人之中必有一个奴隶。此刻到也没有了那么偏颇,看法倒也中庸些。是的,一开始的付出没有一点点的私心,也完全没有祈求着要回报之类,但是如果你一直享受着对方的付出,却又不想着去做一些有所偿返的行为,个人认为分开的概率还是要大一些。

为人二十余载,个人愚见,人与人相处,公平二字,无论亲情爱情友情,别人为你付出多少 对等的回报,这种持续的行为才使的信任的关系得以建立和加深。

诚然,个人觉得自己是一个付出得比较多的那一方,这一番言辞些许偏袒。是,在这种心境下,是无法窥视更高境界,不计得失,不计回报。

走卒贩夫,...

让你的灵魂在我的身体里睡觉

然后我去卸妆洗澡

1 / 13

© 留白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