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will be change .

自杀艺术家

     艺术家决定自杀。
     夜里,他把自己吊死在了一家后现代艺术馆里,那里正在展出他的画作。第二天,前来观看的人们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不过是一件新的展品,是一种行为艺术。当然这也归功于艺术家精心为自己立下的说明牌,牌子上用七种语言写着同一段话:

作品名:死去是一种艺术

该作品通过高科技手段,真实再现了一个上吊自杀的人死后的状态。作品在展现死亡的同时,也试图表明死亡并不意味着结束,相反它是生命的一部分。有人选择去死,有人选择活着,何者更好,唯有神知道。

     艺术家的尸体刚开始只是变得僵硬,皮肤发黑。没过几天,尸体就浮肿起来,重新变得柔软,并散发出腐臭味,长出了蛆。随着尸体的变化越来越明显,展品也吸引来了越来越多的观众。刚开始的观众主要是一些观念陈旧的中老年人,他们带着自己的子女前来观看,试图向他们表明死亡是多么可怖,以激发他们对于生活的热爱。这样做自然是违背艺术家的初衷的,然而值得庆幸的是,观众们的的美学观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人们渐渐爱上了这具逼真的尸体,这件伟大的艺术品。

     “这是一种流动的艺术,死亡是流动的,就像生命一样。”一位诗人如是说。这句话感动了站在他身边的女孩,他们很快就相爱,并且约定在尸体变成白骨的那天结婚。
     “如此坦诚地展现死亡,是对人类传统伦理道德的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和革新,这件事一定会被写进历史的。”一个历史学家如是说。为此他写出了一部《死亡那些事儿》的历史巨著,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反响。
      “尸体每分钟都在变化,人不能两次看到同一具尸体。”一个年轻的哲学家随口的一句感叹促使他建立了一个“尸体主义”的哲学流派。

     于是渐渐地,前来观看《死去是一种艺术》的人越来越多了。尽管随着尸体一步步腐化,艺术馆内的气味变得非常难闻,尸体上残留的腐肉也一点点地掉到了地板上,场面极其恐怖,但是人们都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他们戴着口罩,不停地往身上喷香水,有些人甚至还带来了氧气瓶。他们一边膜拜着这件艺术品,一边热烈地讨论着它的艺术价值。艺术家如果泉下有知的话,一定会笑得合不拢嘴的。

     同样笑得合不拢嘴的,还有艺术馆的经理。眼看着观众越来越多,钱囊越来越鼓,而之前跟艺术家签好的一年合同就快要到期了,他便打电话给艺术家,希望延长合同期限。直到这时候,他才发现艺术家已经自杀了,那件展品正是他本人,之前所说的“高科技手段”不过是一些可耻的谎言。事情传出来后,公众一片哗然。出乎经理意料之外的是,人们并没有因此而丧失热情,相反前来观看尸体的人空前地多了起来,甚至有人从国外专程坐飞机过来观看。
     唯一发生变化的是,人们的关注点从尸体的赞赏转移到了对自杀的赞扬,艺术家这种为艺术而献身的精神鼓舞了千千万万的青年艺术家。他们纷纷效仿自杀艺术家,去各种公共场合自杀,试图让自己的自杀也变成一门艺术,他们在自杀前都会高喊一句:死去一种艺术!

     政府召开紧急会议,成立了“反自杀领导小组”,艺术家的所有作品均被查禁;艺术馆被拆毁;经理也被判了死刑,罪名是“蛊惑人民自杀”。但是有官员指出,判死刑是不合适的,因为这相当于承认了自杀艺术家对死亡的歌颂,于是又改判了无期徒刑。但是这一切并不能阻止人们对自杀艺术家的热爱,人们对他的关注越发高涨起来,他生前画作的临摹品在黑市上都卖出了天价。自杀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政府又成立了“全面反自杀深化领导小组”,小组通过了宪法修订案,新宪法规定,自杀的人全家都会被判无期徒刑。然而情况仍然没有好转,被判无期徒刑的人纷纷在监狱里自杀,因为自杀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美德。
    
     正当政府一筹莫展的时候,“全面反自杀深化领导小组”的一线工作人员传来了一个喜讯,他们在拆毁自杀艺术家自己制作的说明牌时发现牌子的背后写着这样一句话:请相信,如果我知道如何活得更好,我是不会自杀的。这条消息被印到了各大报纸刊物和网站的新闻头条,不少决定自杀的人开始动摇起来。

     紧接着,有批评人士发表长篇社论指出,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滑稽的表演。所谓的“自杀艺术家”不过是一个拙劣的模仿者。他的作品标题“死去是一种艺术”取自西尔维娅•普拉斯的诗歌“死去是一种艺术/和其他事情一样/我深喑此道”;他的说明牌上那句“有人选择去死,有人选择活着,何者更好,唯有神知道”和苏格拉底的临终遗言如出一辙;而他的整个创意不过是来自卡夫卡的小说《饥饿艺术家》,甚至连说明牌背面那句“请相信,如果我知道如何活得更好,我是不会自杀的”都是直接化用自原小说里的一句话。自杀艺术家没有任何原创,他的作品毫无艺术价值可言。

     这篇文章写得有理有据,人们不得不相信了它。自杀的风潮迅速冷却下来。只有极少数人仍然坚信那篇文章,包括说明牌背后的那句话都是政府捏造出来的,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诋毁自杀艺术家。然而这些人用来捍卫自杀艺术家尊严的方式只有自杀,等他们全都死掉后,这一小部分抵抗力量也就烟消云散了。

     就这样,自杀艺术家很快就被世人遗忘了,世界又恢复到了自杀艺术家表演自杀之前的模样,大家生活得井井有条,仿佛所有人都知道如何更好地活着。

评论
热度(2)

© 留白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