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will be change .

一个人等一个人

一个陌生人,看了你的文字,读懂了你的心,关注了你,说想要继续听下去。
一个人在等一个人,一个人在说故事,一个人听故事。

一只废柴喵:

胡木之:




这世上文人很多,会写文字,会写故事。

我其实很喜欢看别人的故事,特别是动人的,那种情不自禁就让人觉得是亲身经历过的,然后不断的去感慨回想,最后竟被感动的一塌糊涂。或许是自己不愿意再为自己落泪,宣发泪点的方式也就寄托给了别人,这也算一怪癖一顽疾。

前些天在微信上玩起了漂流瓶,我自知会飘过来会飘过去的是些怎样无聊到寂寞难耐的人,大家都不过是想在陌生的网络世界的巨大屏障下,相互发泄寂寞时光,聊得相好,不免认识一场,成为互相吐槽发泄生活的陌生熟悉人,不过之后若不真见面相识一次,这种关系也会因为难以辨清而最终失去联系;若聊得不好,三观不相投趣,想必也就三言两语,也算发泄完寂寞,无伤大雅。

我在这巨大的屏障下遇到过三个人,当然,瓶子投了很多,收了很多,但最印象深刻的还是那三个。

第一个,因为算是半个老乡而胡扯话题,除了故乡和居住地,其他信息一无所知,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是通过聊天语气自己揣测得知。不过这也算保持长久聊天的一种保鲜剂,信息透露得越少,反而能说的话越多,像是满身赤裸走在大街上,只要遮住了脸,反而更加大胆随心所欲。人就是因为如此,喜欢的东西都是神秘的,想让一个人能走近了解自己的心,却又害怕展露给熟知的人看到最真实的自己,陌生人便成为自己真实情感诉说的唯一对象。这无非都是在科技建立起第三世界后的得意之作,却是最真实的人之本性,爆发的彻底,而已。和那个人聊了该是有几个星期之久,他上班,我上课,他下班,我下课。就这样,我们在彼此的生活里慢慢行走,但却只是在黑暗的隔空时道,真不真实完全决定由你。就在前一个星期,我发了最新的照片给他,随之他也传回来自己的照片。我之所以会传给他,一是刚好有一生日聚会,脑袋一兴奋便想把快乐传递,二是自知他也会传回给我,也想看看这人真是模样。只见他传来一张半身赤裸的无头照,看得见胸肌腹肌上下凸起,我问,是不是你自己。过了好一阵,他又传来两张半身赤裸的照片,只是这次有了他的人头,样子不算太糟,身材略好,只不过半身赤裸略显奇怪。我收到照片是第二天了,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评价,索性不说话。就这样等了一天,两天,直至现在还是存留在照片结尾的记录。我也知道,这算是一场游戏的结束。

第二个瓶子是我飘出去的,我写了一首歌名,然后对话开始。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好像有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在对岸,你的所以一切都和他相似,你的动作你的想法你的一切,仿佛那是一个一模一样的人,但还是看不清脸。我也依旧不急于看清,向他挥挥手,他也挥挥手,向他鞠鞠躬,他也鞠鞠躬.那种两颗心一起跳动的感觉真实异常的奇妙,不过这种感觉却显得美好却不真实,我会为此开心,却不会为此动情。每次略聊暧昧我就故意闲扯或是不说话,这世界本来就是,谁先认真谁就输了。我强大的意志力还是让我坚挺到最后。后来我把我的快乐的照片也传给了他,不过他没有传回给我,我也没找他要。我不知为何,觉得他是一胖子,就特害怕看到照片然后心碎成一地。我倒不嫌弃胖子,但真的很害怕,以前有一个傻乎乎的胖子到如今还与我电聊,我自知胖子的通性是善良单纯,但我就害怕善良单纯。不成熟,是我最忌讳的缺点。后来,又聊得断断续续,他夸我长得甜美温馨,我也呵呵表示感谢,他说他能懂我所以的想法,说要管我照顾我,说以后一起去他向往的城市生活,我很感动,但在没有看到真人的时候,我都不会相信。最后,前几天,他叫我发照片给他,我发了,精心挑选几张不算太美艳也不算太丑的照片,然后一咬牙,叫他也传回给我,他还真当场照了一张,略显肥胖的脸微微一笑,勾勒出圆圆的酒窝和深深的双下巴。心一下子碎了一地,为何果然是一胖子。这样的脸过于可爱,我真的有种深深的害怕恐惧,可能是高中和那一胖子小伙伴流言碎语一地,让我至今走不出肥肉的阴影。后来我略显淡定,也没表现各种异样情绪,之叫他一起减肥,共增美丽。现在想想,虚拟的世界,终究还是朦胧的好。

最后一个瓶子,才是我写这篇文章的中心人物,也终于扯回正题。这瓶子是前天的事了,瓶子也是我丢的,半夜凌晨,睡不着,漆黑的房间一首电台不断循环,电台的内容是一篇叫叶凉城的男人写的,结合背景音乐和男主播温柔的声音,在夜晚显得尤为动人。已经是循环了很多次了,一下子电量手机,发了一条瓶子,写,是否有一会写文字的男子,然后收到三条回复,其他几条明显是深夜想发泄寂寞,也懒得点进去看,最后一个写着,我还真会。我点了进去,回复,可真。他说,真。过了好久,他发了两段文字过来,写的也是夜晚杂文,感慨人生感慨现实的忧与悲,写的很是不错。我又问,可否有其他。又是等了许久,复,许久以前的找不到了。定是认真去找过了的。我又等了许久,不着急删掉那一瓶子。后来,传来长长的一大段,写的一小小说,讲的现实。不过之前他说他一般写自己的心情,我倒反认为这真真写的是他自己,文章反复读了三次,竟然落下了眼泪。我说,这是你自己还是想像的自己。复,想象的自己。我又心碎了一次,骗了我的眼泪,真是难过至极。他随后又发了一小小说,我自知是小说,也不觉得有动人之处。我说,你写的不错。复,我从未将它拿与别人看起,能有人懂我,真好。我也是唯一一次愿意主动加人,对他打了招呼,结果却没得到回复。后来他说他睡了,便不再有动静。依旧没有回复。我也就删了瓶子,但整个人都不舒服了。

这个世界本就是如此,巴结来的你不喜欢,你被拒绝的满心留恋,一下子觉得他又有种种不错,懊悔怎么就这么错过。其实,就是没有错过,结局不还是和上面两个一样,又有何不同。

我相信每一个文人墨客,都是有自己灵魂的,写得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却不一定成功。我羡慕其他文人,不一定是大师,哪怕只是一闲散文客,都有自己的领会者,这人,不是熟人,不是亲人朋友爱人,而是一陌生人。他看了你的文字,读懂了你的心,关注了你,想要继续听你说下去。

一个人等一个人,一个在说故事,一个在听故事。


评论
热度(63)
  1. 留白胶。一只废柴喵 转载了此文字
    一个陌生人,看了你的文字,读懂了你的心,关注了你,说想要继续听下去。一个人在等一个人,一个人在说故事
  2. meixian1981胡木之 转载了此文字
  3. 心理医生胡木之 转载了此文字
    一个人等一个人
  4. 核桃酥胡木之 转载了此文字

© 留白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