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will be change .

最讨厌那种不懂分寸的人。给他三分颜色,他竟开起染坊来,简直和一只深信受宠的小狗一样,爬上膝头来,把脸直往你手里磨蹭,还伸出舌头猛舔你的脸颊。

评论
热度(1)

© 留白胶。 | Powered by LOFTER